注册国君论坛帐号 登录
国君美术美术商城央美论坛国君论坛 开启辅助访问

PHE书画比赛的个人空间 http://bbs.caame.com/?34087 [收藏] [复制] [分享] [RSS]

日志

《驼峰航线》创作谈

已有 495 次阅读2015-10-28 09:09 | 驼峰
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《驼峰航线》创作谈
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陈仕彬(大道堂艺术馆馆长、著名书画家)

  大约30年前,自己受于志学先生“冰雪山水”的启发,“初生牛犊不怕虎”,也想开创新的画法画派,于是尝试创作了一批“冰川山水”。印象最深的是当时曾专门去海螺沟写生采风,最后画成了长达50米的冰川山水长卷。长卷创作过程中尝试了各种技法,包括自己独创的一些技法。在我美术馆的早期作品展厅中,展有该长卷一段三米多长的局部,每次向朋友们介绍此作,心中总会生出一些感慨。

  仔细想来,从那以后,自己再很少画长卷。4月下旬,完成12米长的《驼峰航线》,提笔落了个长跋,记下了该作的创作缘起:

  “甲午年夏,吾赴**圣地采风创作,远眺珠峰,得雪山画稿数幅。乙未春,应联合国社会经济理事会之邀将有赴联合国总部办展之行,拣视去岁画稿,念及今年乃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,遂决定创作驼峰航线山水长卷。

  驼峰航线,乃人类航空史上之奇迹,为‘二战’中持续时间最长、条件最艰险之航线,亦是中美友谊之特别见证与高亢赞歌。航线西起印度阿萨姆邦,横跨喜马拉雅、横断山脉、高黎贡山、玉龙雪山等二十余座高山,山岭连绵起伏,峰顶耸立云霄,三千余名中美英雄和二千多架战机为和平事业长眠此深山幽谷之中。

  长卷既成,感慨系之,聊记数言,抒吾对自然之敬畏,对先烈之缅怀,对和平之祈愿。”

  坦率的讲,对过于写实的主题性国画作品,我并没有太大的兴趣。这次之所以画“驼峰航线”,或许有三个原因。一是因为“飞虎队”和“驼峰航线”的故事在读书时便给我留下过深刻的印象,这次通过较为全面的了解“驼峰航线”相关资料,我对那段历史有了更全面的认识,恰逢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,内心有了强烈的情感共鸣,也有了创作的冲动;二是自己在**、云南以及四川相关地方的采风经历让我对雪山充满了敬畏与好奇,加上早年在“冰川山水”创作上的探索,“如何用笔墨语言而非特技表现雪山”这一命题实际上一直在我心头萦绕,我想借《驼峰航线》的创作在这方面进一步做一些探索与实践;第三个原因则是源于对长卷形式本身的喜爱。

  长卷,通常也称“手卷”或“图卷”,是颇具特色的一种传统绘画形式,其前身或可追溯到山水画诞生以前具有叙事性的壁画。到了隋代,展子虔的《游春图》已经是颇为成熟的山水长卷作品。而张择端的《清明上河图卷》、王希孟的《千里江山图卷》、黄公望的《富春山居图》则作为长卷中的经典作品历来被人们所看重。长卷因为特殊的形质,其展陈和观看方式在传统文人群体中相对更具雅趣和私密性。张彦远云,“要置一平安床褥,拂拭舒展观之。大卷轴宜造一架,观则悬之。”“每获一卷,遇一幅,必孜孜葺缀,竟日宝玩。”可见,或独坐书房,焚香展卷,卧游山水;或道友雅聚,且观且鉴,游心太玄。长卷的欣赏和把玩,原本极富闲情逸致,可惜,这种人与画之间的特殊交流离当下人们的生活已经越来越遥远。

  在创作方面,无论是长卷的整体艺术构思,还是场景结构的转换衔接、笔墨语言的变化氤氲、情感表现的起伏贯通,都对画家有着更高的要求。当然,较之其它绘画形质,长卷更有利于在时空概念的充分表达中完成“叙事过程”, 这也使得长卷更适宜表现历史性题材和历史性事件。

  “驼峰航线”西起印度阿萨姆邦,横跨喜马拉雅、横断山脉、高黎贡山、玉龙雪山等二十余座高山,一直绵延到泸州、重庆等地,空间跨越不可谓不大。创作过程中,我力求将诗赋文章的“起、承、转、合”之法用之于画,希望能在跌宕起伏中达到浑然一体。同时,提炼了相关区域具有代表性的人文坐标引入画中,借此丰富了作品的内涵,也强化了空间的过渡和画面的内在节奏,整件作品也变得更加生动饱满。

  此类主题性长卷创作的最大挑战其实是怎样将中国画重笔墨、重“书写”的精神体现出来,做到既兼顾写意和形质,又不落入俗套。创作时,我首先确定了近乎大写意的笔调,避免制作之气,力求充分体现中国画重气韵的精神内蕴,于挥洒淋漓中表达悲壮之情。因此,整幅长卷,我几乎没有采用“描绘”的手法,而是以“书写”的方式完成,这在此类主题画创作中无疑是难度颇高的一种尝试。

  中国画讲究“散点透视”, 郭熙有“高远”、“深远”、“平远”三远之说,韩拙在《山水纯全集》中又补充了“阔远”、“迷远”与“幽远”,传统山水画的欣赏创作可以说离不开这“六远”。在《驼峰航线》的创作过程中,我对此也有了更深的体悟。比如 “迷远”,韩拙云:“有烟雾瞑漠,野水隔而仿佛不见者,谓之迷远。”可见,“迷远”乃空濛辽阔、神秘迷离之境。若以飞行员的视角观“驼峰航线”,云雾萦绕中群山若隐若现,实是一种特殊之“迷远”。此意境,唯有假借笔墨云气,方能营造渲染。创作中我也在想,相较于古人,借由飞机,我们多了一个宏观俯视的角度,可以“乘云气,御风龙,游乎四海之外”,于高空将众山一览入目。这,应该是一种幸运,也要求我们的山水创作能够呈现出更加宏阔的意境,我希望通过《驼峰航线》能够多一些这方面探索。

  由于联合国展览展期的限制,这次《驼峰航线》的创作颇有些“急就章”,自己对作品其实有不少不满意之处。王原祁云:“大痴画富春山卷,经营七年而成。”虽略有夸张,但一件好的长卷作品的诞生绝非易事。接下来,我会继续实践采风写生与理论研究相结合的创作思路,对《驼峰航线》进行二度创作。

  驼峰航线欣赏: http://v.qq.com/page/s/g/4/s0168sutfg4.html


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四川泸州(驼峰航线图节点局部)


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印度阿萨姆邦(驼峰航线图节点局部)


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珠穆朗玛峰(驼峰航线图节点局部)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驼峰航线图


路过

鸡蛋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评论 (0 个评论)

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注册国君论坛帐号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国君论坛    

GMT+8, 2020-4-3 14:44

Powered by bbs.caame.com

© 2008 caame

返回顶部